第105章 索性做到底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05章 索性做到底

明天就要回村里了,秦俊鸟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给锤子交待了几句,让他下午带着村子里的人在车间里多走一走,看看还有啥东西没有学到的,赶紧趁这个时候补上。 秦俊鸟吃晚饭后,一个人去了石凤凰家。就要回村了,秦俊鸟想跟石凤凰和廖小珠告个别,再者就是跟廖小珠说说找房子的事情,虽然房子还没有找到,不过很快就应该有眉目了。 秦俊鸟来到石凤凰家时,石凤凰和廖小珠正在别墅前的绿地上打羽毛球。 石凤凰和廖小珠一开始并没有察觉秦俊鸟的到来,秦俊鸟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两个人打球的水平都很一般,没啥可看性,完全就是在消遣时间。倒是两个人的穿着都很惹眼,她们的上身都穿着样式一样的白色短袖紧身运动衣,下身是蓝色的运动短裤,两条白花花的长腿露在外边,晃人眼球。尤其是两个人的肉峰随着挥拍的动作上下颤悠着,看得秦俊鸟心里痒痒的,就跟有毛毛虫在他的心头乱爬一样。 两个人打了一会儿,有些累了,就走到绿地边上的长椅上坐下来休息,秦俊鸟这时向两个人走了过去,拍了几下巴掌,笑呵呵地说:“打的不错。” 石凤凰一看是秦俊鸟,笑着说:“俊鸟,你啥时候来的?” 秦俊鸟说:“我早就来了。” 廖小珠说:“你早就来了,咋不跟我打招呼啊?” 秦俊鸟笑着说:“我看你们打得正在兴头上,就没好意思打断你们。” 廖小珠晃了晃手中的羽毛球拍,说:“这打羽毛球我和凤凰姐也是刚刚学会的,正好今天天气好,我们们两个想练习一下,锻炼一下身体。” 石凤凰说:“俊鸟,你来有啥事儿吗?” 秦俊鸟说:“没啥事儿,我明天就要回村里了,所以过来跟你和小珠说一声。” 廖小珠说:“你明天就回村里了,那我找房子的事情可咋办啊?” 秦俊鸟说:“小珠,这个你不用担心,你想找房子的事情,我已经跟梨子姐说过了,她会帮你找的。” 廖小珠一拍自己的脑门,恍然说:“对啊,我咋就没想到去找梨子姐,让她帮忙找房子呢。”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没有想到,我帮你想到了,还不是一样吗。” 石凤凰站起身来,说:“俊鸟,到屋里坐吧,外边不是说话的地方。” 秦俊鸟跟着石凤凰和廖小珠进了别墅,三个人来到客厅里,石凤凰还像以前那几次秦俊鸟来的时候一样,给他拿了许多水果和好吃的东西。 秦俊鸟说:“凤凰姐,这些东西还是留着你和小珠吃吧,把这些东西给我吃有些糟蹋了。” 石凤凰笑着说:“这些东西不管是谁吃,只要吃到肚子里了就不糟蹋。” 廖小珠也说:“凤凰姐说的没错,你吃咋就糟蹋了,难道你不是人啊。”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脸上露出憨厚的表情说:“我一个大男人,吃这种东西有些不太合适吧。” 廖小珠说:“有啥不合适的,谁规定这些东西男人就不能吃了。” 石凤凰这时站起身来说:“俊鸟,你先和小珠说话,我去做饭。” 秦俊鸟急忙说:“梨子姐,你不用麻烦了,我已经吃过饭了。” 石凤凰看了廖小珠一眼,说:“你吃过饭了,我和小珠还没有吃饭呢,等我把饭做好了,你再陪我们们吃点儿,你能吃多少就吃多少,要是实在吃不下去了,喝口汤也成。” 廖小珠也站起身来,说:“凤凰姐,我帮你做吧。” 石凤凰说:“不用了,你要是我帮的话,把俊鸟一个人扔在客厅里多不好啊,你就陪着俊鸟说说话吧,饭我来做就好了。” 秦俊鸟说:“凤凰姐,就让小珠帮你吧,跟我你就不用客气了,我又不是外人。” 石凤凰说:“没事儿,做饭我一个人就成,用不着两个人。” 廖小珠留下来陪着秦俊鸟,石凤凰先去房间里换了衣服,然后一个人去厨房做饭了。 廖小珠跟秦俊鸟随便聊了几句,问了一下家里的情况,她离开家里也有些日子了,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没有回去,所以对家里的事情比较关心。秦俊鸟把家里的事情都跟她说了,她那个赌鬼爸爸廖金宝出去躲了一阵子,后来得知秦俊鸟替他还了赌债,也就回到了村子里,不过他还像以前一样,几乎天天都在外边赌钱,一个月在家里根本呆不上几天。 知道廖金宝的情况后,廖小珠也就放心了,她说:“俊鸟,去我房里坐坐吧,我有话要对你说。”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小珠,你有啥事情就在这里说,你的房间我还是不去了吧。” 廖小珠向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我要说的话,只能让你一个人听,我不想让第三个人听到。” 廖小珠说的第三个人当然就是石凤凰了,秦俊鸟看了看廖小珠,不知道她心里打的是啥主意。不过秦俊鸟还挺好奇的,他想听听廖小珠到底想要跟他说些啥。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吧,就去你房里说。” 秦俊鸟跟着廖小珠上了二楼,廖小珠的房间就在二楼紧挨着楼梯的客房。 廖小珠推门进了房间,秦俊鸟也走了进去。廖小珠把房门关好,笑眯眯地看着秦俊鸟说:“俊鸟,我不在村里的这些日子,你过得好吗?” 秦俊鸟说:“我过得还凑合吧,跟你在家时没啥两样。” 廖小珠又说:“你跟秋月嫂子咋样了,她还不让你碰她吗?” 廖小珠不提苏秋月还好,她这一提,秦俊鸟还真有些想苏秋月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到她,他这心里还真有些空落落的。 秦俊鸟点头说:“我和她还跟以前一样。” 廖小珠说:“俊鸟,既然秋月嫂子不让你碰她,你也就别在一棵树上吊死了,这世上女人有的是,你可别傻了,到时候秋月嫂子一旦跟你离了婚,你落得个鸡飞蛋打,到时候后悔都晚了。” 秦俊鸟说:“小珠,我自己的事情我心里头有数,我知道自己该做啥,不该做啥。” 廖小珠眉毛一扬,说:“我看你不知道,你就是个大傻瓜。” 秦俊鸟不想再跟廖小珠说他和苏秋月的事情,他说:“小珠,我们们还是说些别的吧,我和秋月的事情你不懂。” 廖小珠说:“那好,我跟你说说咱俩的事情吧。”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咱俩有啥事情可说的啊?” 廖小珠说:“我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今天你跟我说句实话。”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看着廖小珠,说:“这个问题我实在有些不好回答你,你还是别问了。” 廖小珠白了秦俊鸟一眼,说:“这有啥不好回答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其实秦俊鸟之所以不回答廖小珠,是怕伤她的心。在秦俊鸟的心里,他对廖小珠曾经产生过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情感,可是后来当他娶了苏秋月之后,他就把心思全都放在苏秋月的身上了,而他对廖小珠的那种感觉就渐渐地变淡了。 秦俊鸟犹豫着,他很想把真心话说出来,可是他又没有勇气开口。 廖小珠一看秦俊鸟一副犹犹豫豫的表情,有些不高兴地说:“你一个大男人咋这么婆婆妈妈的,如果你不说的话,那我就认为你的心里是有我的。” 秦俊鸟说:“小珠,你再让我想想,等我想好了,我再跟你说。” 廖小珠这时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一把将他拦腰抱住,然后把嘴凑到秦俊鸟的嘴边,要去亲秦俊鸟。 秦俊鸟急忙把脑袋向后缩了一下,躲开廖小珠的嘴,说:“小珠,你这是干啥呀?” 廖小珠气呼呼地说:“你说干啥,你的心里不是有我吗,我想亲亲你。” 秦俊鸟说:“这可不成,这是在凤凰姐的家里,咱俩不能这样。” 廖小珠说:“在凤凰姐的家里咋了,我偏要跟你这样,我不仅要跟你亲嘴,我还要跟你做那种事儿呢。” 廖小珠说着又把嘴送到秦俊鸟的嘴边,秦俊鸟把脸一扭,廖小珠的嘴唇只是稍微地碰到了秦俊鸟的脸颊一下,就跟蜻蜓点水一样。 廖小珠一看秦俊鸟一脸的不情愿,委屈地想哭,心想自己把一颗心都掏出来了,可是为啥就不能打动他呢。想到这里,廖小珠把心一横,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索性就做到底。 廖小珠松开秦俊鸟,向后退了几步,然后一伸手把白色的短袖紧身衣给脱了,她里面穿的是一个白色的胸罩,她那两个浑圆雪白的肉峰大部分都露在了外边,而且被胸罩紧紧地挤压在了一起,中间挤出了一条诱人的肉沟,看得秦俊鸟顿时血流加速,一颗心狂跳着。 廖小珠挺着两个高耸的肉峰,咬着嘴唇说:“俊鸟,你还等什么,快来啊。” 秦俊鸟摇摇头,说:“小珠,你快把衣服穿好,一会儿要是让凤凰姐看到了,咱俩可就说不清了。” 廖小珠冷哼一声,说:“有啥说不清的,我就跟她实话实说,这种事情没啥好瞒的。”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小珠,你为啥一定要这样呢,我实在是不值得你这样对我的。”去分享

下一篇   第106章 等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