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发发汗就好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04章 发发汗就好了

还有两天秦俊鸟就要回村里了,晚上下班的时候他一个人出了厂子,来到田黑翠的宿舍来看她。 秦俊鸟想在临走之前把田黑翠安抚好,他非常了解田黑翠的脾气,要是不把她的心气弄顺了,她可是啥事儿都能干得出来的,到时候她一时冲动跑到村里一闹,把自己和她的事情全都抖落出来,那自己在别人面前可就抬不起头了。 秦俊鸟来到田黑翠的宿舍门前时,只见宿舍的门关着,屋子里也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动静。 秦俊鸟抬手在门上轻轻地敲了几下,很快屋子里就传来了田黑翠的声音:“谁啊?” 秦俊鸟一听田黑翠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的,心中有些好奇,心想黑翠这是咋了,听声音咋跟那林黛玉似的,病怏怏的。 秦俊鸟抬高声音说:“是我,黑翠,快开门。” 田黑翠声音有些嘶哑地说:“俊鸟,你等一下,我马上就给你开门。” 田黑翠的嘴上说很快就给秦俊鸟开门,可是磨蹭了能有好几分钟才把门打开。 门开了之后,秦俊鸟看到田黑翠摇摇晃晃地站在门口,看样子马上就要倒了一样,她的脸色煞白,嘴唇干裂,一看就是满脸病容。 秦俊鸟急忙伸手搀扶住田黑翠,关心地问:“黑翠,你这是咋了,病了吗?咋这副模样。” 田黑翠咳嗽了几声,虚弱地说:“没啥,前天睡觉着凉感冒了。” 秦俊鸟说:“严重不严重,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田黑翠摇头说:“不用了,你能来看我,我这病就好了一半了。” 秦俊鸟笑着说:“听你这么说,我比那些医院里的医生还厉害。” 田黑翠勉强笑了一下,说:“你就是我最好的药,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啥病都不怕。” 秦俊鸟扶着田黑翠走到床前坐下,他向四处看了看,屋子里没有别的人,只有他和田黑翠两个人。 秦俊鸟说:“黑翠,两天以后我就得回村里了,我今天来看你,就是想告诉你这个消息。” 田黑翠听后,脸色微微一变,两只手牢牢地抓秦俊鸟的胳膊,一脸不舍地说:“俊鸟,你咋说走就走啊,咱俩在一起的热乎劲儿还没过去呢,你再留下来陪我几天吧。” 秦俊鸟说:“我也想留下来多陪你几天,可是村里的酒厂马上就要建完了,我得带着人回去准备生产的事情,耽误不得的。” 田黑翠把身子紧紧地靠在秦俊鸟的身上,把脑袋贴在他的肩头,自言自语地说:“俊鸟,你走了,我咋办呀?” 秦俊鸟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宽慰她说:“黑翠,你先在县城里住一些日子,等酒厂开工以后走上正轨了,我就想办法把你弄到厂里去,你耐心地等一阵子。” 田黑翠点头说:“我听你的,不过你可要抓紧啊,别让我等到头发都白了。” 秦俊鸟笑着说:“要是让你等到头发都白了,我早就把自己都给赔进去了。” 田黑翠这时把手放到秦俊鸟的裤裆处轻轻地摸了摸,咬着嘴唇说:“俊鸟,趁着现在宿舍里就咱俩人,你好好地疼疼我吧。” 秦俊鸟抓住田黑翠的手,把她的手拿开,说:“黑翠,你都病成这样了,我看就算了吧,你好好地养病,等病好了,咱俩再痛痛快快地乐呵一回。” 田黑翠不答应说:“你就要回村里去了,你这一走,咱俩又得有些日子不能见面了,眼前这么好的机会咋能错过呢。再说了,我这病也不算啥,就是小小的感冒,一会儿咱俩好好地耍弄一番,我发发汗就好了。” 秦俊鸟有些担忧地说:“要是咱俩这一折腾,你的病更重了可咋办啊?我看还是别弄了。” 田黑翠有些急了,说:“俊鸟,你都不怕,你怕啥呀,身子是我的,我让你弄你就弄,弄出事儿了,我自己负责,保证不怪你。”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说:“那我轻一些,你要是觉得不舒服了,我就停下来。” 田黑翠笑着说:“你真是个榆木脑袋,做种事情咋会不舒服吗,没有做啥事情比做这种事情更舒服的了。” 秦俊鸟走到门口把门从里面关好,等转回身来田黑翠已经把外衣脱了,上身只穿着一个黑色的胸罩。 秦俊鸟看着她那两个半露在外边的肉峰,咽了几口唾沫,下身的东西也不安分起来。 田黑翠这时把裤子也脱了,身上只穿着胸罩和裤衩坐在床上。 秦俊鸟走到田黑翠的身边坐下,把手伸进田黑翠的胸罩里,在她的肉峰上揉捏了起来。一开始田黑翠还没有什么反应,随着秦俊鸟动作的加大,她的身体渐渐扭动了起来。 秦俊鸟把手从田黑翠的胸罩里抽了出来,然后把手伸到她的背后把胸罩的卡扣解开,把她的胸罩拿了下来。田黑翠那两个雪白丰满的肉峰顿时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秦俊鸟的眼前,秦俊鸟迫不及待地把嘴凑了过去,在田黑翠的胸脯上舔了起来。 田黑翠的脑袋不停地向左右摆动着,煞白的脸色也渐渐红润了起来,她喘息着说:“俊鸟,我受不了了,弄下边吧。” 秦俊鸟“嗯”了一声,动作麻利地把自己的衣服全都脱光了,然后伸手把田黑翠的裤衩扯掉,将田黑翠的两条大白腿扛在肩膀上,用手扶着下身的东西对准田黑翠的两腿间,向后一撅屁股,缓缓地顶进了田黑翠的身体。 就在秦俊鸟进入田黑翠身体的那一刻,田黑翠的身子就如触电一般颤抖了几下,嘴里发出一阵好像很痛苦又好像很快乐的哼唧声。秦俊鸟的双手紧紧地抓住田黑翠的两条腿,身子卖力气地动了起来。 两个人在床上疯狂地纠缠在了一起,直到两个人都有些筋疲力尽了才分开。 秦俊鸟和田黑翠都出了一身的透汗,两个人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身湿漉漉的,口水和汗水都混合在了一起。 秦俊鸟怕田黑翠的病情加重,完事之后,他赶忙找了一件衣服给她披上,说:“黑翠,你刚出了一身汗,快把衣服披好。” 田黑翠伸手轻轻抚摸着秦俊鸟的胸膛,把身子贴在秦俊鸟的身上,一脸满足地说:“俊鸟,你放心,我的身子没那么娇贵,刚才出了一身汗,我感觉现在身上舒服多了,我这病很快就会好的。” 秦俊鸟笑了笑,伸出右手在田黑翠那圆滚滚白光光的屁股上掐了一下,说:“没想到做这种事情还能治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稀奇的事情。” 田黑翠也笑了一下,说:“以后你要是得了病,我也用这种办法给你治,保证让你药到病除。” 秦俊鸟和田黑翠躺在床上说笑了一会儿,他看田黑翠似乎比他刚来的时候精神多了,也就放心了,他坐起身子说:“黑翠,我该回去了,回去太晚了就进不去宿舍了。” 田黑翠也坐起来,在秦俊鸟的脸上亲了一口,说:“俊鸟,我真舍不得你走,一想起咱俩就要分开了,我这心里就难受。” 秦俊鸟说:“黑翠,你先忍一忍,用不了多长时间咱俩就会见面的。” 田黑翠说:“俊鸟,要是我实在太想你了,我就去村里看你,到时候你可别生我的气啊。” 秦俊鸟说:“刚才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你咋又反悔了呢。这段时间你就别去了,酒厂刚刚起步,我可能要忙上一阵子,根本抽不出时间来照顾你。” 田黑翠说:“我不用你照顾,到时候说不一定我还能帮你呢。” 秦俊鸟想了想,说:“你还是不去的好,我怕你到时候又缠着我不放,要跟我做那事儿,我怕万一让秋月知道了,那可就坏了。” 田黑翠哼了一声,说:“她知道就知道吗,纸包不住火,这事儿她早晚得知道,你瞒是瞒不住的。” 秦俊鸟说:“可我现在还不想让她知道,这酒厂的事情就够我忙的了,我不想再为家里的事情分心。” 田黑翠点头说:“那好吧,我听你的,这段日子我就不去找你了,你把心思全都用到酒厂上吧,到时候你要是挣了大钱,我也跟着你沾光。” 秦俊鸟高兴地说:“那你好好地等着我,等我挣了钱给你买好衣服穿,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也不用上班了,你就负责在家里花钱。” 秦俊鸟这句话把田黑翠说的心花怒放,她笑着说:“俊鸟,你对我可真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是马上死了都值了。” 秦俊鸟这时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田黑翠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秦俊鸟穿衣服,等秦俊鸟把衣服穿好后,她说:“俊鸟,我不在你身边的这些日子你可要想着我,每晚睡觉前都要想想我,想我跟你在一起做那事儿时是啥样的,这样你就不会想别的女人了。” 秦俊鸟敷衍她说:“我知道,我一定会想你的。” 秦俊鸟又跟田黑翠东拉西扯了几句,才推门走出了田黑翠的宿舍。 等到秦俊鸟回到厂里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秦俊鸟先去食堂吃了饭,之后就回宿舍睡了,跟田黑翠折腾了那么长时间,他早就累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103章 现在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