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现在就想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03章 现在就想

秦俊鸟跟着吴晓珍去了她住的地方,吴晓珍住的地方离录像厅不太远,走过三条街就到了。 吴晓珍租的房子是在一个大杂院里,这种地方房租便宜,不过一个院子里租住着十几户人家,而且这些住户大部分都是外地人,所以环境相对来说要差一些。 吴晓珍住的房子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房子比较老旧,门窗的油漆都剥落了,只能凑合着住人。 吴晓珍掏出钥匙,把门锁打开,秦俊鸟跟着吴晓珍进了屋子。屋子不大,不过收拾的非常干净,几样简单的家具也摆放的非常整齐。 吴晓珍给秦俊鸟搬了一把椅子,笑着说:“秦大哥,你先坐一下,我给你倒水去。” 秦俊鸟坐下来说:“晓珍,你不用忙了,我坐一会儿就走。” 吴晓珍说:“秦大哥,你既然来了,就别着急走啊,咱俩好好说说话。你上次在派出所帮了我,我今天得好好谢谢你。” 秦俊鸟说:“晓珍,我不能在你家里坐太长的时间,我还得回厂里。再说派出所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不用老挂在嘴上。” 吴晓珍说:“秦大哥,你不会是在心里觉得我真是三陪小姐吧?” 秦俊鸟说:“像你这么好的姑娘咋能是三陪小姐呢,我当然不会那么想了。” 吴晓珍开心地说:“你能这么想就好,我虽然和黑翠在舞厅那种地方上班,不过我可是正经人,我是不会为了钱出卖我自己的。” 秦俊鸟说:“晓珍,你不在舞厅干了,那黑翠还在舞厅干吗?” 吴晓珍说:“我不干了,她当然也不干了,不过现在舞厅缺人手,她得在舞厅干到月底,等老板找到人了她才能走。” 秦俊鸟好奇地问:“那为啥老板让你先走了?” 吴晓珍皱了一下眉头,说:“还不是因为我进派出所的事情吗,老板说我一天到晚就给他惹事儿,把舞厅的生意都给搅了。其实就算我不辞职他也会赶我走的,与其让他赶我走,还不如我主动走。” 秦俊鸟说:“那你没跟舞厅的老板解释吗,这件事情错不在你,责任都在那个邹大彪的身上。” 吴晓珍说:“我说了,可老板根本听不进去,在她眼里我就是一根搅屎棍子,我说啥,他都不会信的。” 秦俊鸟说:“你真打算在梨子姐的录像厅里上班吗?” 吴晓珍说:“当然了,不上班的话,我吃啥喝啥呀,我又没有男人养着,生活上没个依靠,什么都得靠自己的双手。” 秦俊鸟说:“梨子姐是个好人,你有啥困难就跟她说,她会帮你的。” 吴晓珍忽然说:“秦大哥,你跟梨子姐是啥关系啊?” 秦俊鸟说:“我和她都是一个村子的,乡里乡亲的,也算是有些亲戚关系吧。” 吴晓珍盯着秦俊鸟的脸,说:“我看你俩的关系不一般,他看的你眼神跟看别人不一样。” 秦俊鸟急忙说:“晓珍,这话可不能乱说,我跟她可没有那种关系。” 吴晓珍抿嘴一笑,说:“我说你俩有那种关系了吗?我看你咋有些心虚啊?” 秦俊鸟避开吴晓珍的目光,说:“我又没做啥亏心事儿,我为啥要心虚啊。” 吴晓珍说:“就算你做了啥亏心事儿,跟我也没关系,秦大哥,你跟我说说你喜欢啥样的女人,是黑翠那样的?还是梨子姐那样的?” 秦俊鸟有些难住了,他想了一下,说:“晓珍,其实我在村里已经有媳妇了,我喜欢我媳妇那样的女人。” 吴晓珍说:“我知道你有媳妇,黑翠都跟我说了,不过你说你喜欢你媳妇那样的女人,这话我可就不信了,你要是真喜欢你媳妇的话,你还会跟黑翠在一起吗。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秦俊鸟一下子说不出来话了,心想这个田黑翠的嘴比棉裤腰还松,咋啥话都跟别人说。 秦俊鸟有些紧张地问:“黑翠还跟你说啥了?” 吴晓珍得意地一笑说:“她啥都跟我说了,就连你俩睡了几次觉都跟我说了。” 秦俊鸟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他急忙把头低了下去,他真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看来自己在吴晓珍的面前什么隐私都没有了,他和田黑翠干的那些事情吴晓珍应该全都知道了。 吴晓珍接着又说:“秦大哥,你可不要埋怨黑翠,我跟黑翠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她有啥话都跟我说,我有啥话也都跟她说,我和她之间没啥秘密。” 秦俊鸟有些坐不下去了,他感觉自己在吴晓珍的面前就像没穿衣服一样,心里非常别扭,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屁股底下就跟有根针在扎他一样。 秦俊鸟站起身来,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晓珍,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吴晓珍一看秦俊鸟要走,急忙拦住他说:“秦大哥,你别走,我还有话没跟你说呢。” 秦俊鸟说:“晓珍,你有啥话快些说,我再不走,天就黑了。” 吴晓珍咬了咬牙,鼓足勇气说:“秦大哥,你觉得我咋样?” 秦俊鸟有些没听懂她的意思,愣了一下,问:“晓珍,你说的话我咋有些听不明白呢,啥咋样?” 吴晓珍直视着秦俊鸟的眼睛,挺起高高的胸脯,说:“秦大哥,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 秦俊鸟迟疑了一下,说:“你长得挺好看的。” 吴晓珍说:“那你觉得是黑翠好看还是我好看?” 秦俊鸟还真没有拿两个人做过比较,不过要是论起模样来,吴晓珍还比黑翠要耐看一些,尤其是吴晓珍的那张瘦削的瓜子脸,白里透着红,就跟那新鲜的桃子一样,让人看着就想咬两口。 秦俊鸟虽然在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他嘴上又不好说谁好看,只好说:“我看你俩都挺好看的。” 吴晓珍有些不满yi秦俊鸟的回答,她又问:“秦大哥,你能告诉我你喜欢黑翠啥地方吗?” 秦俊鸟说:“这可不好说,我跟黑翠也是稀里糊涂才走到一起的,这个问题我还没想过。” 吴晓珍说:“你不会是就为了给黑翠做那种事儿才跟她在一起的吧?” 秦俊鸟说:“当然不是了,你咋能这么想呢。” 吴晓珍说:“我对男人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我在老家的时候跟一个同村的男人相好过,他就是为了跟我做那种事儿才跟我在一起的,每次跟我见面的时候,他都往死的折腾我,等他痛快完了,把裤子一提就走了。后来他对我的身子没兴趣了,就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我都恨透他了。” 秦俊鸟说:“晓珍,别的男人是为了啥我不知道,我跟黑翠在一起可不是为了得到她的身子,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黑翠。” 吴晓珍点头说:“我相信你说的话,因为黑翠跟我说过,是她先勾引的你。” 吴晓珍这时走到秦俊鸟的身边,伸手把自己的外衣脱了,她的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带蓝花的背心,她那两个丰满浑圆的肉峰高高地把背心顶了起来,那两点如豆粒大的凸起清晰可见,看得秦俊鸟心怦怦直跳。 秦俊鸟急忙把目光从吴晓珍的胸前移开,说:“晓珍,你这是干啥?” 吴晓珍笑了一下,说:“你说我这是干啥,我当然是在勾引你了,黑翠可以勾引你,我也可以勾引你。” 秦俊鸟说:“晓珍,我跟黑翠不能说是谁先勾引的谁,你也应该知道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要你情我愿才行。” 吴晓珍说:“我这个巴掌已经伸出来了,就看你这个巴掌愿不愿意拍过来了,你好好看看,我的身子不比黑翠的差,她能给你的,我同样也能给你。” 秦俊鸟说:“晓珍,你跟黑翠是朋友,你这么做不太合适。” 吴晓珍说:“你的意思是说我在抢她的相好的,在背地里拆她的台,是吧?” 秦俊鸟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吴晓珍忽然打断秦俊鸟的话,说:“你啥都不要说了,黑翠明知道你有媳妇还要跟你在一起,她这么做难道就合适吗?反正你已经做了对不起你媳妇的事情了,也就不用在乎再多做一次了。”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晓珍,这绝对不行,你是黑翠的朋友,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不能做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 吴晓珍一伸手把背心撩到了肩头,原本藏在背心里的两个雪白的肉峰就跳了出来,微微地颤悠了几下,骄傲地挺立在秦俊鸟的眼前。 秦俊鸟看着那两个圆滚滚的东西,下身的东西忽然动了几下,他急忙把脸转了过去,说:“晓珍,你咋能这样呢,快把衣服穿好。” 吴晓珍把秦俊鸟的脸又硬扳了过来,让他看着自己的胸脯说:“秦大哥,你是不是嫌弃我已经有过男人了,身子不干净,是被人嚼过的馍。” 秦俊鸟闭着眼睛,一脸无奈地说:“晓珍,是你想多了,我对你从来就没有啥过分的想法。” 吴晓珍说:“你为啥没有非分的想法,黑翠是女人,我也是女人,你能对黑翠有那种想法,为啥对我就不能有那种想法。” 秦俊鸟说:“我都说过了,你跟黑翠不一样,你不能跟她比。” 吴晓珍这时把背心脱了下来,光着上身,撅着嘴说:“我为啥不能跟她比,我非要跟她比一比不可,你现在就想,看着我的身子想,你想咋样就咋样,你跟黑翠咋做的,就跟我咋做。” 吴晓珍说完就伸手要来抱秦俊鸟,秦俊鸟连忙躲开吴晓珍的手,快步走到了门口。 吴晓珍扑了个空,眼神幽怨地看着秦俊鸟,有些不高兴地说:“秦大哥,你为啥要躲着我啊,我的身上又没有传染病。”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晓珍,我不是要躲着你,我真有事儿,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咱们再见吧。” 秦俊鸟一推门就跑出了吴晓珍的房间,吴晓珍急忙追了出去,可是刚追出门口,她忽然发现自己还光着上身,她转身又跑回了屋子里,把背心重新穿好,又把外衣套上。 等到吴晓珍再次追出来的时候,秦俊鸟已经走出了院子,吴晓珍看着秦俊鸟的背影,一跺脚,气呼呼地说:“你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早晚我会把你抓到手里的。”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