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就来我家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00章 就来我家

秦俊鸟和田黑翠出了办公室,这时两个已经等在办公室门口的民警走进了办公室里。 田黑翠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个民警,有些不放心地说:“俊鸟,你说晓珍不会有啥事儿吧?那个邹大彪的姐夫是酒厂的厂长,在这县城里肯定有不少的关系,要是他姐夫替他出面的话,吴晓珍肯定不会有啥好果子吃的。” 秦俊鸟说:“晓珍不会有啥事儿的,那个邹大彪是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派出所的人眼里可不揉沙子,邹大彪最后肯定会现出原形的。再说了这种事情也不是啥光彩的事情,他姐夫是不会替他说话的。” 田黑翠一脸忧虑地说:“但愿能像你说的那样,吴晓珍能顺顺利利地出来。” 秦俊鸟安慰田黑翠说:“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晓珍又没做啥罪大恶极的事情,不就是打了那个邹大彪一耳光吗,而且还是邹大彪占她的便宜在先,晓珍是被逼无奈才打的他,这事情到了哪里都是晓珍有理。” 秦俊鸟和田黑翠边说着话边向派出所外面走去,这时秦俊鸟忽然看到姜红光一脸怒容地迎面走了过来。 秦俊鸟快步走过去,笑着跟姜红光打招呼说:“姜厂长,你咋来了?” 其实秦俊鸟知道姜红光是为邹大彪的事情来的,他是明知故问,他这么说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试探一下姜红光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姜红光气呼呼地说:“俊鸟,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那个烧包小舅子又给我惹事儿了,我是来给他擦屁股的。摊上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小舅子,我的脸都被他给丢尽了。” 秦俊鸟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好奇地问:“你的小舅子咋了,跟人打架了?” 姜红光面露难色,有些不好开口,他叹了口气说:“算了,不说他的事情了,你咋也跑到这派出所来了,是不是遇到啥麻烦了,你要是有啥麻烦就跟我说,这个派出所的所长是我的初中同学,或许我能帮得上你。” 秦俊鸟这时心里已经有了底,他知道姜红光是不会护着邹大彪的。 秦俊鸟说:“姜厂长,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姜红光说:“俊鸟,跟我你有啥话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 秦俊鸟把邹大彪想占吴晓珍的便宜不成,被吴晓珍打了一耳光,邹大彪恼羞成怒反咬吴晓珍一口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姜红光。 姜红光听后气得火冒三丈说:“这个混账东西,什么事情都干,就是不干人事儿,我看就应该把他送到监狱里蹲上几年,这样他才能老实。” 原来派出所的人已经把事情调查明白了,可邹大彪就是一口咬定吴晓珍是三陪小姐,自己是跟她在谈价钱的时候因为谈不拢才发生争执打了起来,把所有不是都推到了吴晓珍的身上,把自己说成了受害者。 邹大彪是派出所里的常客,以前他就因为寻衅滋事打架斗殴被派出所给处li过好几次,再加上他动不动就把他姐夫姜红光的名号抬出来,所以派出所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他是姜红光的小舅子,他的是啥样的人,派出所的人更是心知肚明。 秦俊鸟和姜红光一起去所长办公室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所长说了一遍,所长跟姜红光是初中同学,两个人平时的私交不错,也就没有再深究下去,只是批评教育了一下邹大彪,就让姜红光把他带走了。吴晓珍当然也就没啥事儿了,民警当即就让吴晓珍走了。 吴晓珍从派出所里出来时,秦俊鸟和田黑翠正在门口等她,她喜笑颜开地走到田黑翠的面前,拉着田黑翠的手说:“黑翠,我在派出所里呆的这一晚上感觉比一年的时间还长,以后我可再也不来这里了,这里可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田黑翠笑着说:“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那派出所里的民警是啥?” 吴晓珍说:“他们爱是啥是啥,反正我是不是来了,以后我就是看到派出所都绕道走,离它远远的。” 田黑翠说:“你这是一着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派出所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怕它干啥。” 吴晓珍这时非常感激地看了秦俊鸟一眼,笑着说:“秦大哥,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有你和黑翠,我也不能出来的这么快。” 秦俊鸟说:“你不用谢我,其实这事儿我也没帮上你啥忙。” 吴晓珍说:“秦大哥,不管你咋说,我都把你的好记在心里了。” 秦俊鸟摸了摸脑袋,笑着说:“我真没做啥,听你这么说,我心里还真有些惭愧。” 田黑翠这时说:“晓珍,这事儿你不用太放在心上,咱俩是好朋友,他帮你就是在帮我,他这么做也是理所应当的。” 吴晓珍说:“你们为我的事情操心费力的,一定饿了吧,我请你们去吃饭吧,你们想吃啥?” 田黑翠说:“我看这饭还是改天再吃吧,你在派出所里呆了一晚上了,这一晚上可能没睡好,你先回宿舍好好地睡上一觉,等你把精神养好了咱们再说吃饭的事情。” 秦俊鸟也说:“黑翠说的没错,这吃饭有的是机会,你还是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吴晓珍点头说:“好吧,我听你们的,这一晚上我没怎么合眼,现在还真有些困了。” 田黑翠说:“我跟你一起回去,我先给你下碗面条,你吃了面条再睡。” 吴晓珍看了一眼秦俊鸟,有些过意不去地说:“黑翠,你还是留下来陪秦大哥吧,你俩好不容易有时间在一起,不能因为我让你俩分开。” 田黑翠说:“我跟他啥时候想见都能见,不碍事儿的。” 秦俊鸟说:“是啊,黑翠说的没错,我和她啥时候想见都能见到,更何况我一会儿也得回酒厂去,那里还有大摊子事情等着我呢。” 吴晓珍一听秦俊鸟这么说,也就不在说别的,跟田黑翠一起回宿舍去了。 秦俊鸟把两人送走后就回了酒厂,等他回到酒厂里的时候,已经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了,秦俊鸟去食堂打了饭菜,然后找了一个没人的桌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这时夏丽云走到秦俊鸟的面前坐了下来,秦俊鸟一看夏丽云跟自己面对面的坐着,急忙向四处看了看,还好食堂里没有他们村里的人。 秦俊鸟小声地说:“小夏,你不能坐在这里,一会儿我们们村里的人就来了,让他们看到了不好。” 夏丽云盯着秦俊鸟的眼睛,冷冷地说:“我就跟你说几句话,我说完就走。” 秦俊鸟说:“小夏,你有啥话就快说吧,我听着呢。” 夏丽云没好气地说:“听厂里人说早上有个姑娘来宿舍找你了,有这回事儿吗?” 秦俊鸟的脑袋里“嗡”的一声,怪不得夏丽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话也冷冰冰的,原来她已经知道了早上田黑翠来找自己的事情。 秦俊鸟知道瞒是瞒不了的,他只好承认说:“早上是有个姑娘来找我。” 夏丽云双手抱在胸前,目光逼视着秦俊鸟,阴沉着脸说:“听说那个姑娘还挺好看的,哪天能带来让我见一见吗?” 秦俊鸟有些心虚地说:“小夏,你千万别多想,我和她就是一般朋友,她的朋友遇到了点儿麻烦,她是来找我帮忙的。” 夏丽云说:“我没有多想,可我也不是傻瓜,你要是有啥事情瞒着我的话,那你可就太让我伤心了。” 秦俊鸟避开夏丽云的目光,说:“小夏,你咋能这么想呢,我真没啥事情瞒着你。” 夏丽云说:“其实我也想好了,你家里有媳妇,我和你只能像现在这样,你是不可能娶我的,这些我都认了。可是我希望你能对我诚实一些,我当初看上你就是觉得你这个人老实可靠,如果你也跟别的男人一样,见一个爱一个的话,那我就白为你付出一切了。” 秦俊鸟说:“小夏,事情真的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你也知道我天天都在厂子里,哪有时间跟别的女人胡扯啊。” 夏丽云撅着嘴说:“你说这话哄不了我,男人要是想找女人的话,啥时候都能找。再说我也不是天天都在厂子里看着你,当着我的面的时候你是好好的,谁知道背着我你都干了些啥。” 秦俊鸟说:“我背着你也啥都干不了,我身边都是我们们村子里的人,有几十双眼睛盯着我呢,我就是放个屁他们都能听见,更别说干别的事情了。” 夏丽云说:“那好,今天晚上九点你来厂子办公室找我,我想看看我给你熬的甲鱼汤有没有效果。” 秦俊鸟有些不情愿地说:“还去厂长办公室啊,咱们就不能换个地方吗?” 夏丽云说:“你要是不愿意去厂子办公室,那就去我家。”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还是去你家吧,在厂子办公室太不安全了,我总觉得有人会突然闯进来,根本不能专心地弄那事儿。” 夏丽云笑着说:“那好,就来我家,今晚我一定要跟你好好地快活一下,把你上次欠我的给找补回来,你可要有些心里准备啊,这次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秦俊鸟这时向门口看了看,说:“晚上我一定去,你快走吧,我们们村子里的人马上就要来吃饭了,别让他们看到咱俩在一起。” 夏丽云起身向食堂门口走去,她刚走到食堂的门口,锤子带着村子里的人就走了进来,秦俊鸟暗自庆幸,要是夏丽云再晚走两分钟的话就被村子里的人给撞见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99章 找到厂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