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没结婚就戴绿帽子 - 山村如此多娇

第10章 没结婚就戴绿帽子

廖大珠给廖小珠擦完了身子,廖小珠又给廖大珠擦起身子来。 秦俊鸟看着廖大珠和廖小珠如白绸缎一样光滑细嫩的身子,两个人浑圆坚挺的双峰,还有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他的下身高昂地抬起头起来。 廖大珠和廖小珠不但人长得好看,身子更好看,可惜就是仓房里的灯太暗了,看的不过瘾,秦俊鸟真后悔当初没安个度数大一点的灯泡。 廖小珠手里的毛巾在廖大珠的身上随着她身体的曲线而上下移动,廖小珠伸出另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摸了摸,笑着说:“姐,你的身子真好看。” 廖大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说:“好看有啥用,又不能当饭吃。再说你的身子也不差,你没看到村里那些没娶媳妇的小伙子见到你眼睛都直了。” 廖小珠撇撇嘴,说:“那些人我都没看上眼,他们就算看也白看。” 廖大珠叹了口气说:“姐知道你心气高,一般的男人看不上眼。可是咱俩的命不好,咱爸一天就知道赌钱,他哪天要是输急了说不定就会把我们们两个给卖了。” 廖小珠抬高声音说:“他敢?别说我不认他这个爸。” 廖大珠说:“你认不认他,他都是咱俩的爸,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廖小珠说:“他要是敢把我给卖了,我就跑,跑的远远的,让他永远也找不到我。” 廖大珠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秦俊鸟看着两个人勾人的身子,全身上下就跟要冒火一样,下身的东西更是绷得难受,弄得秦俊鸟没办法只好在墙上蹭了几下。 仓房里廖小珠给廖大珠擦完了身子,两个人开始穿衣服,秦俊鸟怕被两个人发现,急忙又跑回屋子里,然后把被子蒙在脑袋上装睡。 很快,廖大珠和廖小珠进了屋子,两个人没有说话,铺好被子就躺下来睡了。 秦俊鸟可就苦了,折腾了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廖大珠和廖小珠很早就起来了,一个生火一个做饭,等秦俊鸟起来时,两个人已经把饭菜端上桌了。吃过了饭,廖大珠和廖小珠就回家了。 秦俊鸟一个人在家里闷得慌,就想下地里去看看他种的那片玉米怎么样了,这片玉米已经收完了,金灿灿的玉米棒子一堆一堆在堆地里,这些玉米怎么也能卖上三四千块钱,到时候他跟苏秋月结婚的钱就有了,秦俊鸟在心里得意地盘算着。 “俊鸟大侄子,你咋这相看啥呢?”廖金宝贼头贼头地从玉米地里钻了出来,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向秦俊鸟走过来。 秦俊鸟笑着说:“是金宝叔啊。” 廖金宝说:“俊鸟,听说你跟窑厂村的苏秋月定亲了。” 秦俊鸟点点头,说:“嗯,是我妈做的主。” 廖金宝咂咂嘴,说“你以前不是跟我说你喜欢我家小珠的吗?怎么又跟那个破鞋苏秋月凑到一起去了,那苏秋月是啥东西你没听说吗,你这没结婚就戴上了顶绿帽子,我都替你抬不起头来。” 廖金宝说的话虽然让秦俊鸟心里很不舒服,但他还是笑了笑,说:“那都是别人瞎说的,我不信。” 廖金宝又问:“大侄子,我想问你一句,你还喜欢我家小珠不?” 秦俊鸟说:“喜欢,可我知道我配不上小珠,喜欢也是白喜欢。” 廖金宝说:“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能拿出五千块钱的财礼钱,小珠的婚事我可以做主,你可以不用娶那个破鞋。” 秦俊鸟说:“金宝叔,这婚事我妈已经跟苏家定好了,要是反悔的话,我咋向我妈交代。” 廖金宝说:“俊鸟,这事情你可要想好了,那苏秋月可是不知道被多少男人骑过的破鞋了,我家小珠还是个黄花闺女,这哪头轻哪头重,你仔细掂量一下。” 秦俊鸟有些被廖金宝说动了,他说:“叔,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儿,你容我再想想。” 廖金宝一见有门,就趁热打铁地说:“俊鸟,我家小珠那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姑娘,全乡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她呢,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要不是我现在手头缺钱,你就是给我五万,这样的好事儿都轮不到你这个傻蛋的头上。” 廖金宝说完背着手,一边唱着小曲一边向栗子沟村的方向走去。 秦俊鸟琢磨着廖金宝说的话,也觉得如果苏秋月真是个破鞋的话,那他还不如娶廖小珠。但他转念又一想,乡里人都说苏秋月是破鞋,苏秋月自己也说自己是破鞋,可她究竟是不是破鞋,自己毕竟没有亲眼看见,他忽然萌发了一个念头,他想去窑厂村看看苏秋月到底有没有跟别的男人上炕睡觉。 就在这时,秦俊鸟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拖拉机的声音,他回过头去,只见孟庆生开着拖拉机拉着两头大肥猪从村里出来。 在拖拉机开到秦俊鸟的面前时,孟庆生把拖拉机停了下来,他笑着说:“俊鸟,听说你要娶媳妇了。” 秦俊鸟说:“快了,到时候庆生哥你可要到家里来喝喜酒啊。” 孟庆生说:“放心,我一定去。倒时候我还要闹洞房哩。” 接着,孟庆生又说:“俊鸟,我有个事情想求你帮帮忙。” 秦俊鸟说:“庆生哥,啥求不求的,你想让我做啥就直说。” 孟庆生说:“那好,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的了,咱家你嫂子刚刚生了孩子,可是没有奶水,所以我想让你帮我抓几条鲫鱼给你嫂子下奶。” 秦俊鸟说:“我知道了,我一定给你多抓几条。” 孟庆生说:“那我先替你嫂子谢谢你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养猪在行,抓鱼就外行了。” 秦俊鸟说:“庆生哥跟我你还说啥谢字,我保证给你抓几条活蹦乱跳的大鲫鱼,到时候一定给你家嫂子催下奶水来。” 孟庆生笑着说:“那好,我还要去窑厂村给三迷糊送肥猪,我们们回头再说。” 秦俊鸟一听说孟庆生也要去窑厂村,眼睛一亮,说:“庆生哥,正巧我也要去窑厂村,你能捎上我不?” 孟庆生点点头,说:“中,上车吧。” 秦俊鸟坐着孟庆生的拖拉机到了窑厂村的村口就下了车,他不想被别人瞧见,只想悄悄地到苏秋月的家看一看她究竟是不是个破鞋。 苏秋月家院子的东面有一个斜坡,坡上有棵一人多粗的杨树,秦俊鸟上了斜坡,把身子躲到杨树后向苏秋月家的院子里观望着。 斜坡的地势比苏秋月家要高出很多,所以苏秋月家院子里的情况秦俊鸟能看的一清二楚。 院子里,苏秋月正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地头洗衣服,她爸坐在离她不太远的一个石墩子上“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袋。 苏秋月她爸抽完一袋烟,把烟袋锅在石墩子使劲地磕了几下,说:“秋月,你真打算嫁给那个秦俊鸟?” 苏秋月说:“嫁给那个秦俊鸟也没有什么不好,我他挺老实的,女人嫁男人不就图能过个安稳日子吗。” 苏秋月他爸犹豫了一下,说:“麻乡长昨天又托人来捎话了,说你要是愿意嫁给他家的麻铁杆,他就把你弄到乡里当干部。” 苏秋月抬头看了她爸一眼,冷笑着说:“让我嫁给那个猪狗不如的麻铁杆,他做梦去吧。麻铁杆是什么东西全乡的人谁不知道,我就是守一辈子活寡也不会嫁给他的。” 苏秋月她爸叹了口气,说:“真是个犟种,就依你好了,嫁给那个秦俊鸟,有你哭的时候。” 听到这里秦俊鸟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难道自己就真的配不上苏秋月吗? 苏秋月又说:“我哭也好,我乐也好,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反正一句话,让我嫁给那个麻铁杆,门儿都没有。” 苏秋月他爸从石墩子上站起身来,背着手向院子外走去,这时苏秋月她妈从厨房里走出来,说:“他爸,这眼看就要吃饭了,你要干什么去?” 苏秋月他爸没好气地说:“我不饿,我心里憋得慌,出去走走还不行吗。” 苏秋月她妈讨了个没趣,小声嘟囔着说:“这头老倔驴,我又没惹着你,说起话来怎么阴阳怪气的。” 这时,苏秋林肩上扛着一把铁锹进了院子,看样子是刚干完活回来,他还无意中向秦俊鸟这边看了一眼,秦俊鸟急忙蹲下身子,生怕被苏秋林看见。 苏秋林进门就问:“妈,我爸是咋了,我看他好像心气不顺。” 苏秋月她妈说:“他心气不顺能咋样,我们们还不是一样吃饭。” 苏秋林看了他妈一眼,又看看苏秋月,苏秋月冲他使了个眼色,苏秋林不再说话进屋去了。 苏秋月她妈接着又对她说:“秋月,你哥回来了,别洗衣服了,进屋吃饭,一会儿吃完了饭再洗。” “哎。”苏秋月答应了一声就跟着苏秋林和她妈进屋吃饭了。 秦俊鸟一见院子里没了人,就往家走去,自己看了这么长时间,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后来又一想,自己真是没脑子,男人和女人弄那种事儿都是在晚上,自己大白天跑到这来当然是什么也看不到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9章 相亲

下一篇   第11章 躲不掉